......

记录:画龄三周一周三张

明天军训......嘻嘻

被迫熬夜,累、困、傻。

明撕暗秀(二)


张云雷:吃完啦
杨九郎:我知道,我也吃完啦
张云雷:吃什么呀
杨九郎:我吃的,今天,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。咱俩不是一块儿吃的么。
张云雷:昂

张云雷:我给你省钱~
杨九郎:不是,你平常怎么不给我省钱。

张云雷:咱俩还得过日子呢。
杨九郎:谁跟你过日子啊

杨九郎:啪啪啪一打门啊
张云雷:啪啪啪是打门吗?

张云雷:滚过来
杨九郎:来来来
张云雷:搀着我
杨九郎:搀搀搀

张云雷:多贱呢他,欺负完了还得搀着我。
170326三庆园论捧逗

(仅是我觉得萌和喜欢的点)

别人爱豆和姆们角儿


别人:爱豆你好帅啊啊啊!!你看我家爱豆演唱会/综艺/电影/电视剧/跳舞,怎么那么帅啊啊啊!!
朋友:你爱豆谁啊?
别人:哦就这谁谁,特别可爱帅,可好可好了^0^~

我:姆们角儿好帅好好看好有韵味啊啊啊啊!!!唱歌唱曲儿都好听嘤嘤嘤。
朋友:哪个是你爱豆。
我:emmmm头上有个桃儿的小黑胖子,和满头卷儿/酒店浴室唱歌中间内、拍照那个和浴缸里那个/穿女装扮老太太/撒娇妖娆/风格特别便宜/骚、浪、贱/长得独特/特白的/说话脑浆子沸腾/好家暴/那个

你们爱豆黑照
别人:哎呀黑照好可爱!你看看这个样子太好看啦啦啦!参加综艺怎么怎么样。
我:哈哈哈哈哈哈,(黑照多的不行,自黑加群黑。笑到飞起,心酸想哭。)

你...

手残见谅

哭唧唧,太难了。杨九郎!没事脸大小眼儿干嘛呢?我熬一晚上愣是想不出咋画QAQ。

还没画完,过几天他俩同框再来一发。

下回画啥你们说,我抽一个幸运小可爱。(我知道肯定没人搭理我。)
(虽然现实没法合照,但是在画里我实现了!)

德云社的明撕暗秀╯^╰

孟鹤堂:扶我过去。
周九良:您这是动了胎气了这是。

郭麒麟:我冻死你!(手动小风扇吹)
阎鹤祥:好冷啊。

张云雷:“你不是慈禧。”
杨九郎:“那是什么啊”
张云雷:“杨小瞎儿。”

张云雷:你好好唱啊,别给我丢人。
张云雷:我夫人会的多。(骄傲脸)
20170830

郭麒麟:你老闻我味儿干什么呀。

阎鹤祥:每回出来都跟集体婚礼似的。

郭麒麟:你一九八一年生人,我一九九六年生人。你比我大十五岁,对吗?你今年都三十六了,我才二十一。啊
阎鹤翔:咱俩死还一块死啊。
郭麒麟:凭什么呀。
20170830

张云雷:我有男朋友。
杨九郎:我也有。

杨九郎:最近我也挺累,他都不好满足知道么。

(杨九郎拍胸脯咳凑...

对于十七八年轻少男少女们来说,喜欢是件很突然的事。

他们的喜欢往往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,坚持的时间长短也让人觉得古怪。
乌黑浓密的发、看人时灵动清澈的双眼、高高的马尾,向自己走来的样子,看窗外的侧脸,撑着下巴得手,修剪干净的指甲,利索的短发,穿球鞋的样子,扬脸时的一笑......都莫名的让人心跳加快移不开眼。

秋水为什么会喜欢朱裳呢?这让他自己来说也说不清道不明。

也许只是青春少年荷尔蒙作祟,也许是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;也许是她清新的长裙、及肩的黑发、角度刚好的下颚弧线;也许是圆领里露出的白细的脖颈、微凸的锁骨,也许是在明媚阳光下粉蓝碎花长裙里若隐若现的小腿轮廓,裙摆下细细的脚踝。
这一切...

稍微占一下你看英剧美剧日剧韩剧的时间,多看看《二十二》《金陵十三钗》这些电影和书吧,多了解了解抗日时候的事儿吧。
真的,挺难受人的。
有些事情不能不提,也不能忘。

有个隐形糖跟大家分享下,可能大家都没注意。
有一场相声,二爷叫九郎“雪千寻”。
不关注武侠电影的可能不知道,雪千寻是东方不败最爱的女人。

PS:金庸原著《笑傲江湖》里并没有雪千寻这个人,雪千寻是《东方不败风云再起》里的原创女主。

1 / 4

© 老城的破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