虐文无能,救命!

手残见谅

哭唧唧,太难了。杨九郎!没事脸大小眼儿干嘛呢?我熬一晚上愣是想不出咋画QAQ。

还没画完,过几天他俩同框再来一发。

下回画啥你们说,我抽一个幸运小可爱。(我知道肯定没人搭理我。)
(虽然现实没法合照,但是在画里我实现了!)

德云社的明撕暗秀╯^╰

孟鹤堂:扶我过去。
周九良:您这是动了胎气了这是。

郭麒麟:我冻死你!(手动小风扇吹)
阎鹤祥:好冷啊。

张云雷:“你不是慈禧。”
杨九郎:“那是什么啊”
张云雷:“杨小瞎儿。”

张云雷:你好好唱啊,别给我丢人。
张云雷:我夫人会的多。(骄傲脸)
20170830

郭麒麟:你老闻我味儿干什么呀。

阎鹤祥:每回出来都跟集体婚礼似的。

郭麒麟:你一九八一年生人,我一九九六年生人。你比我大十五岁,对吗?你今年都三十六了,我才二十一。啊
阎鹤翔:咱俩死还一块死啊。
郭麒麟:凭什么呀。
20170830

张云雷:我有男朋友。
杨九郎:我也有。

杨九郎:最近我也挺累,他都不好满足知道么。

(杨九郎拍胸脯咳凑...

对于十七八年轻少男少女们来说,喜欢是件很突然的事。

他们的喜欢往往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,坚持的时间长短也让人觉得古怪。
乌黑浓密的发、看人时灵动清澈的双眼、高高的马尾,向自己走来的样子,看窗外的侧脸,撑着下巴得手,修剪干净的指甲,利索的短发,穿球鞋的样子,扬脸时的一笑......都莫名的让人心跳加快移不开眼。

秋水为什么会喜欢朱裳呢?这让他自己来说也说不清道不明。

也许只是青春少年荷尔蒙作祟,也许是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;也许是她清新的长裙、及肩的黑发、角度刚好的下颚弧线;也许是圆领里露出的白细的脖颈、微凸的锁骨,也许是在明媚阳光下粉蓝碎花长裙里若隐若现的小腿轮廓,裙摆下细细的脚踝。
这一切...

稍微占一下你看英剧美剧日剧韩剧的时间,多看看《二十二》《金陵十三钗》这些电影和书吧,多了解了解抗日时候的事儿吧。
真的,挺难受人的。
有些事情不能不提,也不能忘。

有个隐形糖跟大家分享下,可能大家都没注意。
有一场相声,二爷叫九郎“雪千寻”。
不关注武侠电影的可能不知道,雪千寻是东方不败最爱的女人。

PS:金庸原著《笑傲江湖》里并没有雪千寻这个人,雪千寻是《东方不败风云再起》里的原创女主。

臭说相声的(二)


张:“我叫张云雷,这是我的搭档,杨九郎。”
杨:😌

张:“小眼儿八叉的,牙还不齐!”
杨:😒

杨九郎的活着

杨:“我当时第一句话就是,活着。”
张:......
杨:“就跟他做幕后呗。”

张云雷的以后

张:“我叫张云雷,这是我的王妃”
杨:“这是我的谢霆锋。”

张:“这海龟吧小眼睛,我喜欢。”

张:“别我一说你就dun着个脸不高兴。”
杨:“我,我没有。”
张:“那笑一个。”
杨:“嘿嘿嘿。”

张云雷:“你是不是撅我!”(撒泼)
杨九郎:“我哪儿敢撅您啊我。”(无奈)

五周年快乐
愿教主寿与天齐,教主夫人仙福永寿。
去不了现场很遗憾,但以后还有呢!

(欢迎点梗,私聊。)
(不点小红心点一下小蓝...

臭说相声的(1)

于老师的大半辈子

郭:“我叫郭德纲,这是我的搭档于谦。”
于:“哎。”

郭:“我叫郭德纲,相声界的小学生。”
于:“哎,谦虚了。”
郭:“这是我的搭档,yv l 驴,鞭。”
于:“唉,哎?!”
郭:“于谦,于老师。”
于:“哎。”

郭:“感谢于家老小对相声界做出的贡献!”
于:“嗨唉。”

郭老师的十六七岁

郭:“师哥。”
于:“哎。”(轻声)

他们不止二十周年

禁止转载
别伸手就偷,没脑子没长手是吧,不会问问写者要授权啊。未经同意就拿走我看见就骂你。

(姑娘们欢迎点梗,私聊哦⊙∀⊙!)

恶作剧(序)

某天,有一个非常古老的某神在家睡觉— —特别古老没人的时候就有他。忽然被一阵儿笑声给闹醒了。

神想:这谁啊?干嘛呢?
神就起来趴窗户那儿听。哦说相声的,我听西边儿那个小卷毛儿大胡子穿大白窗帘的老头说:说相声的都不是嘛好玩意儿。内谁就要个说相声面皮做的小包儿,几百年都没有拿到手。
这刚好呢下边儿又翻一个包袱,那笑的哇,把神差点儿给冲(chong 四声)下去。

把神给气的啊,刚想骂街。
打眼一看。
哎,这俩长得不错。一个那叫个俊啊!又勾勾又丢丢,那眼睛一眯嘴那么一笑,再一勾搭,说不尽的万种骚.情,不是,万种风情啊!这气质吧,百分之八十的仙气儿、百分之十的闷骚外加百分之十的贱萌。而且会的也多,小曲...

世界最大相声团伙激情对话(不甜不要钱


杨九郎:有我他就出不了事儿。
张云雷:这海龟小眼睛,我喜欢他。

孟鹤堂:周九良周老师啊,我很喜欢他。
周九良:喜欢我。
孟鹤堂:喜欢您呐!

杨九郎:哇,你这个诗很怪啊,怪讨厌的。
张云雷:你少跟我说土味情话,你好怪啊,怪好看的。

孟鹤堂:跟孟哥混吧,
周九良:你谁啊,认识我?
孟鹤堂:不认识你我能叫出你名儿来?我说你跟我混去。
周九良:跟你混,我不天天在这儿跟你混呢。

张云雷:你真是傻子呀,翔子。
杨九郎:不是,您叫魂儿呢。我一直搁您身边儿呢。

郭德纲:我们俩,我打十六七认识他合作到现在,真开心。
于谦:嗯,高兴是不是。

烧饼:我有所反思,如果说到我五六十岁的时候,如果说出来的相声没有人去乐儿,那我...

花痴下二馕,顺便求科普

占下tag(是这么拼吧),谁能跟我说下馕馕跟二爷的事儿啊。什么送手表倒追啥的。
我这个人光听相声不怎么关注别的,现在忽然就......
萌新刚入坑,好多地方不知道从何查起啊(也找不到啊)。要详细的啊,谢谢了。

他俩太萌了齁甜,我不吃糖都快糖尿病了。
有没有跟我一样看见过馕肉乎乎的脸想嘬一口不松口的那种。奶呼呼整个一羊奶花生软糖,真想嚼吧嚼吧含嘴里不咽下去。还有甜甜的羊奶馒头,哎呦喂~又软又松,一口咬下去厚实又软乎,甜香甜香的。(就着二爷我能玩三馕。(“就着”在北方也有另个意思,比如吃馒头就咸菜,下饭。)
那嗓子唱歌又奶又直,哎呦太可爱了想尾随,也特别想绑家里熬他三天三夜,随便儿玩儿— —虽然我不是老...

1 / 4

© 老城的破瓦 | Powered by LOFTER